杨靖宇大伯名字的由来

杨靖宇大伯名字的由来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入我国东北,中国人民面临着民族危难的紧急关头,1932年2月5日,日本侵略军又占领了哈尔滨,使哈尔滨人民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哈尔滨人民在中共满洲省委的直接领导下,与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此时杨靖宇(原名马尚德,当时化名张贯一)大伯担任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我的父亲杨佐青(原名杨奠坤,当时化名杨君武),当时为中共北满特委军委书记(代理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两人均为中共满洲省委委员和军事委员会成员,同在中共满洲省委领导下工作,经常在一起参加各种会议,曾共同领导过哈尔滨工人群众、学生、进步士兵的反日斗争,彼此在战斗中建立起深厚的友谊。杨靖宇大伯在满洲省委成员中年龄较大,所以当时大家都习惯称他为“大老张”。
不久,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罗登贤同志代表中央和省委向父亲布置了新的战斗任务,罗登贤同志与父亲在南岗区河沟街冯仲云同志(中共满洲省委临时办公处)家里长谈了一夜,罗登贤同志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说:“哈尔滨被日寇占领,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以武力侵占满洲的计划已经接近完成,张景惠之流已成为背叛民族利益的汉奸,解救东北同胞于水火之中的任务,已责无旁贷的落在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身上,省委决定派你到南满磐石地区(吉林省),创建我们党在东北地区第一个抗日武装队伍和抗日根据地。”
第二天早上,父亲迎着火红的朝阳,在这一历史关键时刻,满怀信心的带着党的嘱托踏上了南去的列车,又投入了新的战斗。长白山下的磐石县是汉族和朝鲜族杂居的县份,群众基础较好,反日情绪高,1930年就建立了中共磐石中心县委,发动群众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还组建了“打狗队”,专门打击亲日派和狗腿子。
父亲到磐石后,在西玻璃河套与党的地下中心县委接上了关系,传达了中央和满洲省委的指示,县委马上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抓紧在日寇末到达磐石的机会,迅速扩大武装力量,建立工农游击队,同时发动群众支持抗日武装。父亲与李红光等人在“打狗队”的基础上组建了磐石工农反日游击队,李红光(朝鲜族)任队长,父亲任政委。游击队为民伸冤除恶,处决了当地恶霸李二阎王,贫苦农民欢呼喜庆,声势越来越大,青年农民纷纷要求参加游击队,在此基础上游击队又加强了策反营城子士兵的工作,领导“老七连”哗变,同时广泛接触团结周边“山林”武装共同抗日,这时游击队的规模更加扩大了,扩充为四个小队,六七百余人的抗日武装,震动了整个磐石及周边地区。磐石游击队有如石缝中的一株幼松,就是在这纷纭复杂激烈的斗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当时这支游击队是“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创建的第一支初具规模的抗日武装力量。
可是磐石游击队的行动,也引起了日伪军的注意,1932年9月初,日寇以一个中队和两个连的伪军向我们根据地进攻,游击队占据有利地形,对敌寇的进攻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但是在这次战斗中父亲身上、腿部负枪伤多处,无法行动,而部队又要转移行军,为了不影响广大民众刚刚高涨起来的抗日情绪,县委决定秘密护送父亲回哈尔滨治疗。
父亲回到哈尔滨后,满洲省委考虑如安排父亲住到医院极易暴露身份,所以安排父亲暂时住在满洲省委秘书长冯仲云同志家中(南岗区河沟街)。在养病期间父亲时时惦记着这支年轻革命队伍的成长,父亲向满洲省委汇报了近一年来磐石游击队的发展情况,通过切身体验,父亲在汇报中强调了党对抗日武装领导的重要性,因父亲完全伤愈要几个月时间,所以建议满洲省委迅速选派一名懂军事,有才干的同志去接替自己,组织领导磐石游击队,这支年轻的革命武装继续发展壮大。
罗登贤同志对此事非常重视,后经满洲省委研究决定,派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张贯一同志赴磐石,张贯一同志曾是河南确山农民武装起义的主要领导人,搞农民武装有一定的经验。10月的一天,张贯一同志在中山公园(现兆麟公园)与满洲省委交通员薛雯(冯仲云同志的爱人)同志接头,具体接受满洲省委的指示和行程有关安排。同时满洲省委根据我父亲的建议,帮助张贯一同志改了名字,叫杨靖宇。其目的有三个:其一,游击队中有很多队员是从“山林”武装哗变过来的,还存在着一些土匪习气,中途更换领导人他们不服,改叫杨靖宇的名字,以父亲的大哥身份出现,便于他能迅速开展工作;其二,不想让周边地区的广大民众知道,游击队杨政委负伤,以免影响抗日情绪;其三,也不想让日伪军和土匪武装知道,对游击队不利。
张贯一同志准备以中共满洲省委特派代表的身份去磐石工作前,到冯仲云同志家中看望了父亲,他拉住父亲的手说:“君武,你们在磐石搞的不错嘛,连哈尔滨人都知道磐石有个游击队,领头的叫杨矮子(父亲身材较矮),副手叫李红光,你们可是大大的有名呀!”。父亲从病床上坐起来说,“老张,你的担子也不轻,磐石那里情况复杂,我们那支游击队里什么人都有,工人、农民、山林队……如果不加以整顿会出大问题的。”“这个我考虑到了,”张贯一说:“我到那里准备把这支队伍带好,争取把它变成我党在南满的一支劲旅。”停了停,张贯一又忽然说:“你在磐石那里名气很大,听说群众都亲切地喊你杨司令,您建议我改名字的事情,省委已经通知我了,以后我的名字就叫杨靖宇,这样更有利于我开展工作。”父亲笑了,“你长我六岁,以后咱们就是亲哥俩了,杨靖宇,好名字,我想这一定会成为一个响亮的名字的!”。
这个事情直至五十年后的中日建交以后,从事历史研究的日本民间友好人士到哈尔滨,才知道磐石游击队已经中途更换过领导人。这个事情当时在满洲省委内部也是保密的,记得80年代初,曾经在满洲省委负责宣传工作的一个父亲的老战友(姓名不记得了)到家里,跟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后来杨靖宇同志率领南满游击队打击日寇的事迹,在全国报纸上和广大民众中已经广泛流传,可是在满洲省委工作人员中还都说不清楚谁是杨靖宇,当时很多人都问过你父亲,您父亲只是笑而不答,直到1933年5月杨靖宇同志回满洲省委参加扩大会议,贯彻中央《给满洲各级党部和全体党员的信》精神,大家才知道“大老张”就是杨靖宇”。后来在党内便有了“山东杨”(我们家祖籍山东省文登县,后来父亲调共产国际组织工作后,杨一辰同志也曾用过这个绰号)、“河南杨”的绰号。
果然,杨靖宇大伯不负众望,到达磐石后,代表中共满洲省委根据当时形势,对磐石中心县委和游击队进行整顿,由满洲省委选派一批优秀共产党员到游击队,增加了共产党员在游击队中的比例,将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32军南满游击队,继续率领游击队给以日寇沉重的打击。南满游击队蓬蓬勃勃,迅猛异常的发展壮大起来,抗日健儿在磐石及周围县境,在茂密的大森林里,在长白山的大小山岭,高举起鲜艳的反满抗日战旗,同日本侵略者进行着英勇顽强、宁死不屈的战斗。后来南满游击队发展成为威震敌胆的抗日劲旅——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

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