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清钦

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会长---杨丽丽女士

杨丽丽,湖南沅江人

  1956年8月考上了湖南省戏剧学校,1960年毕业分配在湖南省花鼓戏剧团担任花鼓戏演员。

  1961年6月考上了中国人民公安部队,吉林省总队文工团。在团里担任歌舞演员,1965年至1968年在吉林省军区文工团担任民歌独唱演员,因表演突出,被军区评为一级演员和雷锋式的有特殊贡献的好演员,在部队的十多年来曾多次立功受奖,评为文明标兵德才兼备的好干部。

  可谁曾想,因文化大革命而深受迫害, 1968年3月16日因保护老首长,给被关在牛棚里的老首长送饭、送信,而被定为知情不举包庇反革命下放到汽车厂当工人。直到1970年评反并恢复了干部名义调到长春银行宣传科工作,但由于我从小就当演员,一直在文化系统里工作二十余年,对于银行工作不精通,连算盘都看不懂,1972年2月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原国家医药总局蔓焰局长调到北京筹备中华老年文化艺术基金会。

杨清钦一生善款统计(不完全)

北京郊区的希望工程——清钦学校,
福建闽侯县杨厝村希望工程——清钦学校,
山西忻州希望工程——清钦学校;

由他资助添建教学用房和设备的单位有:

泉州鲤城区亭店小学,
晋江内坑甘棠学校,
晋江许坑小学,
山西忻州地区技术学校和师范专科学校,
浙江金华师专等。

北京大学宗教系: 美元20万元.
南京师范大学德风园: 160万台币。
重庆大学: 未知

设有杨清钦奖学金的院校有:
北京大学杨清钦奖学金
东北农业大学
忻州师范学院

弘扬民族文化的楷模---杨清钦

1995年春,古柏参天,芳草如茵的南京师范大学(前身为金陵女子学院)校园的中心地带,冒出了一处绚丽多姿而又温文儒雅、古色古香的新景区“德风园”。园内亭台楼榭鳞次栉比,曲桥蜿蜒,池水清沏,花木葱茏。一尊高大肃穆的“万世师表”孔子铜像巍然矗立于其间,周围并竖立着多块镌刻着由名家题写的孔子语家录的碑刻。幽美的自然景观与高雅的人文景观融为一体,相映成趣。使这座校园不仅成为当今国内园林式校园的佼佼者,被誉为“东方最美丽的高等学府”校园之一;而且成为弘扬儒家思想精粹,播行师德、化育人才的场所、师生们课余游憩其间,观山望水,吟风弄月,谈今论古,激扬文字,自可获寓教于乐,陶冶性情,潜移默化的良好效果。

台湾杨氏起源探讨

福建杨氏迁居台湾,斩不断两岸渊源。

台湾自古称夷洲,秦汉以来就与大陆交往频繁,南宋时澎湖隶属福建路晋江县。元朝在澎湖设巡检司,管辖澎湖、台湾民政。尔后曾一度被荷兰与日本侵占。 1683年清置台湾府,属福建省。1885年改建台湾省。故开基始祖多系福建杨氏。然而他们是何人、何时、从何地入台的呢?因代远年湮,查证维艰。据考证,今有三说:一是台湾文献研究会考证的开基始祖为漳州龙溪人杨巷摘,他是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携家小渡海到台湾垦荒的;二是戎济方先生《旅琉球 (即台湾)华侨杨明州谱系考》一文中所说的开基始祖为杨明州,其人生于明万历十八年庚寅(1590年),他在出海时"忽遇飓风,飘于外洋",在海上经历了极为艰难的28天的飘流,最后在琉球岛上岸并定居下来,娶妻生子;三是杨见温在《杨氏历代先贤列传》中说的开基始祖为闽人杨文科,于明永历十五年 (1661年)率族人随同郑成功渡海来台垦殖,迄今已300余年,其后陆续前来者甚众,台湾遂成为闽粤延长,而杨氏族人已达50余万之多,列台湾十大姓氏之一。见温还就年代先后及落籍处所,执简驭繁地罗列了杨氏人台的年代:

杨清钦纪念馆简介

  杨清钦纪念馆,位于代县杨家将文化园清和苑内,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建筑面积200平方米,展馆主体为卷棚式明清古建,展馆檐中悬挂“杨清钦纪念馆”木刻牌扁一块,代县县委、代县人民政府一九九五年为杨清钦纪念馆撰刻的功德碑铭镶嵌在馆墙壁上。馆内陈设有杨清钦先生雕塑、代县各界为杨清钦纪念馆题写的贺词、杨先生在代县的活动图片、录音、录像资料及部分实物。展馆外设有纪念馆“接待室”和配套小景,纪念馆内外绿树成荫,曲水环绕,馆前小湖碧波映照,鸟歌鱼跃,一片生机。

台湾杨氏后人: 台中县闻人杨清钦丧礼 场面盛大哀凄

记者苏诗锋、杨川钦/

台中县闻人味丹企业集团副会长杨清钦丧礼,2002/10/23日上午在沙鹿镇东晋一路举行,前往吊丧的各界人士多达2千馀人,场面盛大而哀凄。在政、商界很具知名度的味丹企业集团副会长杨清钦,不幸於今年9月1日在前往俄罗斯旅游时因心脏病发逝世,享年69岁,他的丧礼於23日在居所附近广场盛大举行,在举行完了家祭仪式後,随即进行公祭,由前司法院长林洋港主持,点主官文官由台中县长黄仲生、武官则由後备司令部司令陈邦治担任,立委纪国栋代表向各界陈述杨清钦的生平事迹,由於杨清钦生前交游广阔,而且热心慈善事业、社会公益、宗教活动等,因此来自全国各地到场参与丧礼的各界人士非常多,还有来自日本等国外的友人,共计二千多人,场面非常盛大,公祭时因参与吊丧的机关、团体多达叁百个以上,因此只能采取联合方案进行,大家都对这位商界闻人、社会的大善人,突然病逝而感到哀恸不已,亦深表婉惜。

Syndicate content